易教网-哈尔滨家教
当前城市:哈尔滨 [切换其它城市] 
heb.eduease.com 家教热线请家教热线:400-6789-353 010-5126-7892

易教网微信版微信版 APP下载

易教网手机站二维码

扫一扫进入易教网手机站

易教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

易教播报

欢迎您光临易教网,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易教网哈尔滨家教的大力支持和关注!我们将竭诚为您提供更优质便捷的服务,打造哈尔滨地区请家教,做家教,找家教的专业平台,敬请致电:400-6789-353

当前位置:家教网首页 > 哈尔滨家教网 > 家长加油站 > 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作者:赵教员,编号5017 点击数:1254 更新时间:2018-06-24

二十年,她与我隔着时间融着爱意,倘若打开回忆的闸门,那洪泄而来的是我和她二十年流淌至今的情思。

 

2003年,我五岁,她二十五岁。母亲是美丽的,姣好的容颜纤细的身材,聪明能干,是老家农村里最为出众的媳妇儿。在我上小学之前,母亲并没有参加工作,而是留在家中照看我和妹妹。妹妹和我是双胞胎,每次母亲带我们一起出门,免不了被街坊邻居夸奖一番,说母亲是个有福气的人。母亲每次听到这些话,总会眼睛笑的眯起来:“不知道大了听不听话呢”!未上小学之前,都是母亲辅导我和妹妹功课,直到爸爸给我们报了城里的学前班。那时候,母亲总是在院子里摆出一个红色的大圆桌子,搬来三个椅子,找来笔和纸,伏在桌前教我们写字。双胞胎总是互相比着来,她坐有椅背的凳子,我也要坐;她用红色包装的铅笔,我也要用……每每这个时候,母亲总是耐心的找来一样的,时间久了,母亲每次准备的纸和笔都是一模一样的。母亲教我们写的第一个字是我们的姓“赵”,接着是我们各自的名字。母亲教我们写名字的时候问我们喜不喜欢自己的名字,那时候年纪小,觉得名字无所谓好听又或许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摇头“我不知道”。母亲指着我的字“倩,是美好的意思,妈妈觉得我们倩倩是一个美好的孩子,长大了也会更美好”。后来,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总会很幸福的告诉她“我妈妈说我是一个美好的人,它是美好的意思”!

 

2010年,我十二岁,她三十二岁。母亲是美丽的,西服步裙勾勒出她女性的魅力,工作上精明能干,生活上坚强勇敢,知性优雅的母亲很少流泪很少沮丧,是亲朋好友口中的“女强人”。初中那段时间,母亲和父亲一起在郑州工作,离家虽不远,但也不能时时见到。母亲由于工作周末无法赶回家但又时常挂念着我们。好在当时的交通工具比较方便,一个半小时的火车便能到郑州火车站,于是周五下午放学后我和妹妹便一起去火车站坐车。下了车,在来来往往不停变换的路人中,母亲总是待在出站口踮着脚伸着脖子凝望着我们。每次都是母亲先看到我们并最先向我们走过来,那时,我总是夸母亲眼神比我们好。后来,我才逐渐知道,那是因为母亲的世界,母亲的眼里只装得下子女,而我们子女的世界却不单单是母亲。

 

初中毕业,我生了一场大病,医生说需要做手术。母亲担心市里的医疗水平有限,联系了郑州的老同学,找到了一个权威的主刀医师。随后,母亲就安排我住进了医院,手术定在一周后,她就陪我一同住在医院里。早上给我买来早饭,但医院的饭菜着实不好吃,母亲就早早的起来回家做饭,让父亲在医院陪着我。早饭、午饭、晚饭,母亲在医院与家中来回奔波,那段时间,我觉得母亲憔悴了很多。手术的那一天,母亲坐在我的床边,一手拉着我,一手摸着我的额头:“医生说,半个小时就能出来,只是一个小手术,别害怕,爸爸妈妈都在外面等着你”。我看到母亲的眼睑渐渐的红了起来,似有泪水浸满了眼眶,声音低沉有些沙哑。护士推着病床将我推进手术室,一路上母亲一直拉着我的手,到了手术室门口,护士提醒母亲松开手在外边等着,我感到母亲握着我的那只手忽然收紧了一下,母亲伏在我耳边:“别怕,一会儿就出来了,爸妈都在这”。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清醒了过来,慢慢睁开眼睛,母亲和父亲在我的身旁站着,我看到母亲脸上明显的泪痕和她憔悴的面容,“妈,我好难受,有点疼”。我吃力的说出这句话,但至今为止,依旧为自己的这句话后悔。母亲哭了,第一次在我面前留下了眼泪,肩膀不住地颤抖着,掩面痛哭着,父亲拍了拍她的肩膀,母亲慢慢地抬起头用手掌拭去脸上的泪水,看着我:“一会儿就不疼了,妈现在就给你叫医生过来,别怕,一会儿就不疼了”。

 

至今,我依旧忘不了母亲当时的泪水。后来,妹妹跟我讲,我的手术大概一个半小时,医生之前说的是半个小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手术时间延长了,而一直蹲在手术门口的母亲见我迟迟没有出来,失声痛哭,疯了一样的找护士找医生问原因,是父亲硬拖着母亲坐在过道的椅子上,让她逐渐冷静了下来,妹妹说那时候的母亲她从未见过。

 

2017年,我十九岁,她三十九岁。母亲是美丽的,双鬓萌生白发,眼角已露皱纹,不在穿得下当年的西装步裙,而她依旧是我心中最美的妈妈。“我一定不要待在河南了,我要去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念大学”。

 

高考后,我对母亲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而她虽然表示尊重我的意愿却总会说:“都长大了,要飞走了,这次,妈妈是再也跟不上你们了”!终于,我如愿的来到了距家里几千里地的地方。母亲送我来学校报道,带我买好一切的生活用品,办理手机卡,甚至爬到上铺给我铺床铺,给我擦书桌柜子,我不让母亲做这些爬高上低的活儿,而母亲却直直地看着我:“除了这些,妈妈还能给你做什么呢,离家这么远,妈妈下次来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啊……”。那时候母亲的眼睛像极了当初在病房里痛哭落泪的那双通红的眼睛,时隔多年,我依旧忘不了,而这次,母亲再一次为我落下了泪水。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遇见了新的朋友,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也渐渐遗失了很多曾经的朋友。也许每个人都有着相似的经历:一些人从你的生活离开的时候,另一些人开始出现。而那些离开的人虽然曾经都以人形出现在我们面前,但一旦缘分到了,有些人只能化为文字,相片,甚至只留下一个名字。而母亲,那个聆听我们第一声心跳的女人,她和我们的缘分,却是牵了线的,不管离得多远,我们总住在她的心里,陪伴着她呼吸。不需要文字,不需要相片,不需要名字,我们永远记在母亲的爱里。

2018年,我二十岁,母亲四十岁。我用了二十年找到她,她带我来到这个世界给我眼睛去观看,给我耳朵去聆听,给我大脑去思维,给我生命去爱与被爱。回忆真的是一道洪泄的闸门,一旦打开,奔腾的水势慢不下来!

手机版阅读地址:https://heb.eduease.com/mob/zixun_info-id-62109.htm

微信扫一扫,用手机看该文章

微信公众号:易教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易教网公众号

最新教员

  1. 姜教员 黑龙江科技学院 电子信息工程
  2. 石教员 黑龙江大学 电子信息类
  3. 苏教员 黑龙江大学 电子信息类
  4. 陈教员 尚无职称等级 古筝
  5. 张教员 哈尔滨工程大学 电子信息
  6. 李教员 中学一级教师 英语
  7. 霍教员 东北农业大学 生命科学
  8. 郎教员 尚无职称等级 美术
  9. 张教员 东北石油大学 行政管理
推荐科目: 哈尔滨英语辅导 哈尔滨数学辅导 哈尔滨语文辅导 哈尔滨物理辅导 哈尔滨化学辅导 哈尔滨生物辅导 哈尔滨钢琴培训 哈尔滨美术培训 哈尔滨小学辅导 哈尔滨初中辅导 哈尔滨高中辅导 哈尔滨大学生家教 哈尔滨家教补习 哈尔滨一对一辅导
相关城市: 哈尔滨家教 北京家教 上海家教 武汉家教 南京家教 深圳家教 福州家教 西安家教 广州家教 天津家教 南宁家教 贵阳家教 焦作家教 绥化家教 黔西南州家教 外教一对一 大学生家教 高考家教 数学辅导